2007年11月13日 星期二

(轉載) 評論-大隻佬- Part 1

(轉載) 評論-大隻佬- Part 1


This is one of my most favoured HK movie in recent 10 years!  The quoted writer did a good job in explaining the Karma in the movie!  Enjoy!



電影心得-大隻佬


大隻佬是劉德華主演的一部片,個人一直很喜歡這部電影,但因為種種因素,一直拖到許多年後才開始動手寫點自己的心得。即便如此,每次重看這部片,我依然覺得其中有許多議題可以探討,愈發覺得這部電影的深度令人激賞。


為了討論順利,必然先得將劇情大綱陳述一下:劉德華飾演的大隻佬,原本是一個寺廟的和尚,有一天有一個叫孫果的逃犯,逃到他們的村子裡殺了大隻佬的好朋友小翠,大隻佬很生氣,追到山裡去,卻找不到孫果,亂棍打樹,打死了小鳥。他坐在樹下,看著小鳥七天七夜,看到了因果。他知道是公道,卻再也做不了和尚。李鳳儀是香港重案組的警察,大隻佬在她身上看到一個日本兵殺人,知道她會死於非命,所以救了她。但他發現,即便救了一次兩次,每當危機解除之後,日本兵的影像還是再度回來,所以他告訴她,他幫不了她。後來,李鳳儀認為,即便要死,也要死得有意義,她到了山裡,試圖引誘孫果出來,讓警察可以抓到他。最後,李鳳儀死了,大隻佬抓到了孫果,做回了和尚。




這樣的陳述省略了很多東西,不過,某些重要的對白我會在後面再說清楚。




首先可以討論的,就是因果關係,這也是這部片子所要討論的主軸。在哲學概論的課程中,最常被引用的,就是十八世紀初的蘇格蘭哲學家大衛休姆(David Hume,1711-76),簡單地說,他認為因果關係只是人類的想像,是因為A事物的發生和B事物的發生有時空上的相近性,才產生這樣的幻想。然而,即便就過去的經驗累積,我們也不可能有完全的把握,證明下次A事件發生的時候,B事件也會伴隨發生。然而,即便這樣的反證是強而有力的,在日常生活中,我們還是很容易依照因果法則的觀點去行動,我們會認為做了某一個行為就可以達到某一個目的;為了某一個目的,我們可以去做某一個行動。而這樣因果的關係的想法,在宗教的世界似乎發展到了極致,在佛教的世界裡,因果關係的鎖鏈比起我們日常生活的使用更為複雜,因為他們多了三世的概念,也就是說,個人目前的處境,不僅是因為之前的所做所為,還包括前世的某些行為。前世、今生、來世的概念一旦被放進因果關係的考量中,變使得問題複雜化,也使得佛教的教義變得更豐富。比方說,對某些佛家的人而言,修行的目的是為了成佛、成為覺者,擺脫輪迴的苦惱。這在過去可能是一個人一世的努力目標,但是,一旦考量到三世的概念,便有的人會認為朝覺者邁進的路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往前進的(佛家稱之為果位),既然三世的概念可以成立的話,那這些修行的過程也就不一定要在今生今世完成,我可能必須不斷地修鍊好幾世,但總有一世可以解脫,脫離苦海。因果關係與三世觀點的結合,似乎也成為佛教普遍承認的東西,而這也成為本片所想要討論的主軸。


    我們剛才說過,即便休姆對因果性概念的反證多麼有力,但對於日常生活而言似乎沒有多大的作用。在佛教的理論裡,因果關係和三世說的結合,成為威力強大的武器,因為幾乎所有事件的發生,都可以被納入他們的解釋體系之中。今天你為什麼跟情人吵架、為什麼走在路上會被車撞,事情的發生本來就有許多原因,我們只不過是挑其中的某一個事件當作事件發生的理由。也就是說,原因的概念其實本來就有一定的模糊性,再加上三世的概念,更是千頭萬緒。原本情人吵架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兩個人對於某一件事有不同的論點,並且彼此無法接受對方的看法,但是,在佛教的角度裡,可能還要加上一句因為你們前世的恩怨。這樣想起來,好像它解釋的更對、更有說服力;本來嘛,兩個人明明相愛,為什麼會連這點小事都會僵持不下,不是因為前世的恩怨是什麼? 走在路上被車撞也是一樣的道理,為什麼別人走在路上都沒事,偏偏就撞到你?為什麼平常走在路上沒事,今天走在路上卻被撞?不是因為我上輩子欠他的是什麼? 於是,一切理性無法解釋的東西,在佛教裡面都可以被合理的理解。


但是,有點反思能力的,大概都會接著追問:為什麼前世的業要我還? 本來嘛,今天張三殺了人,當然是由張三負法律責任,既然我已經轉世投胎了,上輩子做過什麼我也不記得,我跟我的上輩子彷彿就是兩個不同的個體,為什麼他做的業要由我還?從這裡又可以引申出另一個子題,那就是佛家的無我觀。在原始佛教是不認為有 的概念的,也因此有很多人質疑佛陀,既然沒有存在,那麼造業殺人的主體又是誰呢?這個問題到目前我還是沒有很深入的去研究,但是一個可能的回答是:人有八識,其中的第八識叫阿賴耶識,它會記錄善、惡、無記的業,這個東西不是 ,但是卻因為它使得業報理論可以運作。


話題扯遠了,雖然佛家無我的概念值得探討,但是它並不是本片的主軸,當大隻佬告訴李鳳儀他幫不了她之後,李鳳儀問他:你不覺得不公平嗎?為什麼日本兵殺人我就得死?大隻佬因此告訴她:幾年前我打死了一隻鳥,坐在樹下七天七夜,看到了因果,我知道是公道,但我從此做不了和尚。 也就是說,這的確是看似公平的不公平,所以即便可以接受卻不能忍受。但接下來的劇情也帶入更多的討論:過去寺廟的老和尚來看大隻佬,文和尚說:你說得對,這個女孩的確惡業太重,你幫不了她的。大隻佬接著說:是誰在幫她?文和尚說:當然是你。大隻佬說:是我還是她自己?這時候,文和尚愣了一下,接著說:你為什麼要幫她?大隻佬說:因為我看到了她的善良。文和尚點了點頭:那就對了,是她幫了她自己,再給這孩子一點時間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