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1月13日 星期二

(轉載) 評論-大隻佬- Part 2

Con't


到這裡,還只算是一個引線。後來的劇情,是李鳳儀跑的山裡,也的確遇到孫果而死,大隻佬悲憤地殺入山裡遇到了孫果。兩個人邊打邊展開了一場對話:




孫:你是誰?為什麼這麼像我以前的模樣?


大:你是誰?



孫:想知道我為何殺妳的朋友,割她的頭,那先得告訴我你到底是誰?


大:三十歲前,是五台山石窟寺的和尚。五年前有一個叫孫果的逃犯,打死我的好朋友小翠。我追上山,但追不到他,走到斷崖,走不過去,怒不可遏..


孫:我很生氣,亂棍打樹,打死一隻小鳥,殺了生,坐在樹下打坐,看著那隻鳥腐爛,看到因果,原來你就是我!


孫:看到因果以後,你做了些什麼事?


大:我知道因果是公平的,但是再也做不成和尚,所以我脫下袈裟離開了


你呢?


孫:看著那隻鳥被我打死,為何輪迴為畜牲,為何被我打死,該死!


    看過小翠以前做過什麼事,該死!


    看到孫果以前過過什麼事,但是他打死小翠,我就應該打死他。我在山裡面找了他五年了。


::替天行道,痛快!你想不想試試? 但孫我已經被我打死,我打死你的朋友,你想不想殺我?你的朋友叫什麼名字?我看你好傷心?為什麼那麼傷心呢?我看到因果,你也看到了因果,那女孩當日本兵的時候,殺了許多人,你也看到她..砍下多少人的頭。 我可以馬上打死她,當我看她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時候,我補上一棍就可以打死她了。但是我覺得她不夠痛苦,我就在附近,找了一塊很鋒利的石頭,把她的頭割下來。她的頭被割下來的時候,她一直看著我,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,我看到你才明白,原來他認識我。


孫:我的頭就在這裡,


在一陣挑釁的打鬥之後


大:我明白了我明白了


大:你是我心中的佛


孫:惡念的你多麼的可怕,今天的孫果殺了李鳳儀,明天,你又殺了孫果,萬劫不復   如是因,如是果,昨日的因造成今日的果,任何力量都改變不了,佛只看重一件事…..


大:當下種的因





這段話可說是整部片中最畫龍點睛的部分,其中討論到兩個相關的問題,首先是輪迴的執行者的問題,一個人看到了因果,知道對方該死,是否就有權力成為因果的執行者?這有點像是各人作業各人擔的感覺,今天你知道因果的關係是什麼,但是他的業和你並沒有關係,你沒有資格為他是否該死下判斷。(在這部片裡,最主要的是把因果關係拉抬到生死的層面,也許因為這樣才能更讓人看重其中的利害所在。)再往前推進的話,即便他的業和你有關,你也同樣可以選擇要不要讓這樣的輪迴繼續下去,也就是說,即便因果是公道的,但並不表示有權向對方討回應得的東西,因為如此一來,你的行為依然處於因果的輪迴之中,佛(覺者)所看重的只有一件事,便是你當下所種的因。你可以透過自己的選擇,來決定要不要繼續這個充滿煩苦的輪迴之中。同樣的道理,回到李鳳儀的例子,也許她應該死於非命,但是因為她不斷地做好事,當下的行為依然有助於擺脫過去的業報,只是時間的早晚問題罷了。




所以,她若不選擇深入山中,或許還是有可能透過其他的行為消除她過去的業報。而這時候大隻佬所看到的孫果,應該是他心中的魔,因為他對於因果關係的看不透,有疑問,所以有那樣的形像出現,質問為什麼既已看到因果,扮演正義使者的角色有什麼不對云云。




這部片的結局是,大隻佬在山裡待了五年,找到孫果,帶他下山,重新又當起和尚。而他之所以重披袈裟,我想是因為他對因果關係有更深的體悟,這一切並不都是命定的,而有個人的努力在其中。這也才是我所同意的因果理論。




另外,附帶一提,這樣的因果觀點,也許算是相當有積極正面的意義了,因為它不僅試圖解釋事件發生的原因,同時也肯定人的自由意志所帶來的影響。但是,在大陸學者諸如任繼愈的眼中,這樣的觀點才是更荼害人心的教義,因為這種肯定人的選擇的方式,其實是叫人不斷地忍耐,也因此才淪為政治上思想箝制的工具,讓人民即便遇到如同洪水猛獸的政策,還是想拼命忍耐,只為了還過去的業報,並試圖透過這些忍耐,達致虛幻的佛的境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