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8月22日 星期三

(轉載) 評論《機動戰士Z高達》

《機動戰士Z高達》 1985321986222

  “在人類意識的根源裏,有發動戰爭的習慣嗎?Z(Zeta),那是宇宙的呐喊。把僅存的希望寄託在那裏,赤色彗星夏亞在飛翔……而卡繆·維丹則看到時代的淚水。”

  宇宙世紀0087,一年戰爭結束後7年。吉恩公國在敗戰後投降,但不承認這失敗的吉恩殘黨仍然活躍在地球圈。為了剿滅殘黨,地球聯邦于0083年成立了“提坦斯(Titans)”,但提坦斯卻變成了地球圈中的強權軍閥,殘害宇宙居民的組織。為了與提坦斯對抗,軍事組織“奧古”于0085成立;在那兩年之後,奧古的MS侵入一座殖民地,與提坦斯發生衝突,還是在偶然之下,少年卡繆·維丹乘上了新型機,高達Mk-II,隨後又因憎恨提坦斯的原因而加入奧古,從此捲入奧古、提坦斯和新吉恩的三方混戰之中。

  80年代中期,日本的泡沫經濟正發展到頂峰。在虛假繁榮景象的刺激下,社會的方方面面都陷於虛浮之中。但這繁榮卻使動畫界得到了絕好的發展機會;當時東京的地價高到在理論上能把美國買下來,錢似乎是用不完的,在那個時代,日本動畫在精神上達到了至今仍無法與之相比的高度。真實系機器人動畫的發展也在此時同時達到頂峰,大量長篇、現實主義的傑作在80年代中期紛紛誕生;當時以深刻、政治性和現實主義著稱的的《太陽之牙達格拉姆》竟做了92話,至今仍保持著Sunrise最長原創TV動畫的紀錄,而偉大的《裝甲騎兵波特姆斯》更是以“最真實的真實系”動畫為名,載入史冊。

  ——在這樣的時代中,《Z高達》也同樣表現出了那種精神:在《Z高達》中,以政治勢力來說,是三方混戰,各方內部的派別也互相牽制、鬥爭;《Z高達》在政治層面上的刻畫,是高達系列中最真實的,劇情非常緊湊,人際關係空前複雜,更沒有按照傳統模式把動畫給做成單純的善惡二元化。今天的敵人變成明天的友軍,今天的朋友變成明天的敵人,沒有絕對的正義和真理,這本來就是人間的現實;在這一點上,《Z高達》和《裝甲騎兵波特姆斯》所要表達的東西是一致的,但劇情的複雜也同時使得當時每週觀看一集的觀眾無法理解,同時,因為動畫中同時採用了好幾個人的機械設定(永野護、小林誠、出淵裕),不同風格的機設也令《Z高達》中的機體變得混亂不堪,相互抵消,所以儘管《Z高達》中產生了少數被永久傳頌的名機,但機設整體的水準卻反而顯得凡庸。

  ……到了2004年,Seed Destiny也播映了。和前作照抄初代高達一樣,在Destiny身上也可以看到許多Z的影子;但現在的時代和那個機器人動畫的黃金年代已無法相比,所以,Destiny能夠做的只是用一個大大的肥皂泡遠遠地折射出過去時代的光影,在螢幕上投下一幅光怪陸離的扭曲景象。像Z高達那樣嚴肅地討論政治和軍事,它做不到,但它至少可以裝著在嚴肅地討論;如果說Seed是偶像劇的話,那Destiny就只是一個背景大一些的肥皂劇而已。卡繆的彆扭到了飛鳥真那裏變成了毫無人性,鳳對自由和獨立的追求到了史黛拉那裏變成了不講道理的瘋狂。接下來,看看誰是Destiny裏的羅莎米婭?——現在日本的年輕人的精神層面只適合這種動畫,所以Destiny的產生擁有必然的深厚土壤;但在看這一部肥皂劇的同時,我們還是不能忘記,那些沒有輕浮也沒有泡沫的真正經典。

  到了現在,我們可以客觀地審視《Z高達》的地位。雖然富野對它的評價很低,認為是失敗作,但相對地,在Fans中也有很多人將《Z高達》看作高達系列中最優秀的一作;說到底,關鍵在於這種極度複雜、現實的刻畫是否符合觀眾的胃口,但應該承認,有能力和精力品味《Z高達》魅力的觀眾並不多。而在《Z高達》及那些偉大的名作之後,真實機器人動畫在泡沫經濟中過度膨脹,走上了邪路:設定越來越龐大、複雜、晦澀,結構越來越混亂,動畫本身的製作水準卻越來越差,就這樣一直走到泡沫經濟崩潰的時候……

轉載自:机动战士高达全系列动画简述_太平洋游戏网_高达资料室[历史研究]